https://img1.dyly.com/image/20160724/20160724183704_246.jpg

ST鑫秋被现场检查 主办券商中泰证券督导有责?

中国经济网  | 2016-07-24 18:35

阅读:204

 随着股转系统加大监管,加重对主办券商处罚力度,主办券商与其督导的挂牌企业“观点统一”的和谐表象开始分化。

 ST 鑫秋(鑫秋农业:832268.OC)日前发布的2015年年报,即遭到了其督导券商、亦是其主办券商中泰证券(原齐鲁证券)的否定。更奇葩的是,其会计师事务所也十分罕见地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据一家总部位于深圳的综合型证券公司的投行部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ST 鑫秋2016年年报及相关财务审计报告背后所隐含的问题及影响,有待监管部门的调查进一步厘清内情。最终,主办、督导券商及挂牌公司需承担何种责任都值得业界研讨。

 ST 鑫秋公告显示,从7月13日开始,证监会山东监管局对ST 鑫秋规范运作、内部治理、经营情况及信息披露等情况进行现场检查。不过,截至目前,上述检查尚未公布相关结果。除了监管机构,主办券商以及审计机构的工作人员也均于7月13日进驻鑫秋农业。

 年报不予认可

 2016年6月30日,是新三板挂牌企业公布其上一年年报的 “生死”期限,逾期将被终止挂牌。是日,鑫秋农业发布了其2015年年报。然而,就在这一惊险的“压哨”年报发布之后,中泰证券“不予认可”的风险提示公告便接踵而至。

 在公告里,中泰证券称,鑫秋农业于2016年6月28日向主办券商提交拟披露的2015年年度报告及相关披露文件,主办券商依据事先审查的原则对相关公告进行审核。截至年度报告延期披露截止日,鑫秋农业无法对主办券商在审核过程中提出的问题给予全部回复,导致主办券商无法对鑫秋农业2015 年年度报告事先审核完毕。因此,中泰证券对鑫秋农业披露的2015 年年度报告不予认可。

 从时间节点上看,6月28日提交给中泰证券的年报,距离6月30日的发布期限确实十分紧张,督导券商无法完成审核或在情理之中。

 对于督导券商这一罕见表态,前述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作为督导券商,需要对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负责,中泰证券发布这样的公告也比较正常。”据她了解,上述年报的发布是企业自行完成的没有经过券商的渠道。

 相比时间上的紧迫而言,上述投行部人士认为,导致中泰证券如此表态的关键原因或不是时间,而可能出在挂牌公司的财务方面,以至于督导券商如此明确地表明否定意见。

 对于上述年报披露即被否认的情况,记者联系中泰证券方面,但截至发稿,中泰证券未给出任何官方回复。

 另据媒体报道,鑫秋农业董秘宋洪胜表示:“鑫秋农业涉嫌严重的财务造假问题。”宋洪胜称,鑫秋农业董事长张友秋涉嫌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等财务造假行为,是导致公司陷入今天如此局面的主要原因。

 而因筹划重大重组事项,已于4月11日起暂停转让,并计划于7月11日恢复的鑫秋农业,日前再发延期恢复转让公告,时间推迟至10月10日。中泰证券7月14日也据此发布了相关风险提示公告。

 财务审计“无法表示意见”

 除了督导券商对年报不予认可之外,会计师事务所也十分罕见地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前述中泰证券公告指出,鑫秋农业聘请的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中兴华”)由于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是否有必要对鑫秋农业的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以及财务报表其他项目作出调整,也无法确定应调整的金额,最终对鑫秋农业的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中兴华审字(2016)第 JN-0012 号审计报告(以下简称《审计报告》).

 “如果财务出现问题,后续可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该投行部人士如是说。

 根据《山东鑫秋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关于 2015 年度财务审计报告非标准意见专项说明的公告》(以下简称《说明公告》)显示,《审计报告》中,关于“无法表示意见”的内容包括,2015 年度鑫秋农业将原租赁土地面积 44961.18 亩中的部分土地对外进行了转租,该转租行为未签订转租协议。中兴华无法对该转租行为涉及到的具体承租人所承租土地的面积及租金金额实施函证程序,也无法实施替代审计程序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无法表示意见”的内容还包括,鑫秋农业公司2015年度未能与部分经销商就未销商品的退货问题进行协商,导致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大量应收账款未能收回。截至审计报告日,针对此问题管理层仍未与经销商进行协商处理,中兴华也无法实施替代审计程序,以对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应收账款总额126488601.69元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对此,鑫秋农业董事会一方面表示,中兴华的报告客观严谨地反映了公司 2015 年度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同时,解释称,导致中兴华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主要原因是,公司一方面受国家取消棉花收储政策的影响,导致市场棉种价格下降,棉花种植面积大幅减少,下游经销商也存在大量库存积压,导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应收账款大幅增加;另一方面,由于公司经营管理和财务管理方面存在漏洞,未能及时解决地租和退货问题,使得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对此进行审计。

 记者查阅公告发现,此次发布年报,鑫秋农业其实是临时更换了财务审计机构“救场”。6月14日,鑫秋农业公告称,鉴于鑫秋农业与原审计机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之间的服务协议已经终止,公司2015年年度报告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经慎重考虑,为保证公司财务规范运作与审计工作的正常开展,董事会提议聘请中兴华担任公司2015年年度审计机构。

 监管趋严

 对于年报被督导券商、会计师事务所双双不认可、“无法表示意见”的怪现状,记者联系鑫秋农业董秘办采访,被告知董秘宋洪胜正在出差中,其他人员不方便回复。然而截至发稿,尚未接到鑫秋农业的回复。

 在采访中,前述投行部人士表示,中泰证券发表相关的督导意见,与新三板市场监管不断趋严,对券商持续督导工作要求不断强化也不无关系。

 2015年以来,新三板市场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另据记者统计,在股转系统2016年上半年发布的29条自律监管措施决定中,涉及券商的有13条。其中,东莞证券、银河证券(06881.HK)、中投证券、财通证券等多家券商,因持续督导不力,遭到监管部门实施包括“约见谈话”等不同程度的监管措施。

 目前,鑫秋农业年报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对于该事件的进展,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