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img.dyly.com/image/20170524/image/20170524/0/20170524175050_726.jpg

新三板这座围城,是中小微企业最后的失乐园

新三板+  | 2017-09-13 16:31

阅读:205

新三板就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企业想进来,里面的企业想出去。

“我为什么要来新三板。”

  

“我为什么要来新三板?”

  

“我为什么要来新三板!”

  

“第一,为企业融资;第二,经济不好做,找人抱团,最好能把公司卖掉”张老板说。

  

新三板就是一座围城,外面的企业想进来,里面的企业想出去。

  

张老板是一家已经来了新三板近一年的企业家,40多岁已经创业近10年,在这10年,作为一家实体经济产业又是当地县城的支柱企业,张老板一时好不风光。可面对互联网冲击的浪潮,实体经济的寒冬也慢慢来临,企业想转型,苦于没有资金。

  

这时,政府和资本找到了他。

  

政府:“挂牌新三板,我这有利好政策。”

  

资本:“我出钱,条件是挂牌新三板,业绩要对赌。 ”

  

迫于转型经济压力,张老板选择了新三板,开启了资本市场的布局。

  

他至今都还记得,在举行完挂牌仪式的当天,在金融街离股转系统中心不到500米的威斯汀大酒店举办了庆功宴。酒过三巡,在宾客的欢笑和吹捧下,透过这高傲的高脚杯,仿佛看见一个传统巨头迅速成长。好景不长,在挂牌后的第一轮融资发行中,就以失败结尾。

  

张老板站在公司的落地窗前,迷茫了。

  

新三板,近年光景

  

新三板,从2001年3月份算起的话,也有16年的时光。这十六年,迎来过高潮,A股资金的外溢使得新三板这个新兴市场成为了外溢资本的主战场,资金面临着抢不到票的局面,企业坐着等待资本上门,这样的光景持续了近一年;繁华过后的现在,新三板却迎来了漫长的低谷期,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做市指数从1000的基点爬升至2673.17点耗时仅仅4个月的时间,后又耗时两年的时间跌回千点左右。

  
说好的未来都没来

  

短暂的繁荣过后,便是新三板上遗留的一地鸡毛,降门槛、公募入场、私募做市、三类股东、做市制度、200股东人数、乌龙指、大宗交易、竞价交易….说好的未来都没来。

  

自从股转发布了协议涨停限制后,乌龙指事件就渐渐的淡出人们的视线。记得在2015年5月,就有新三板个人投资者王秀荣因为以每股1分钱钓到九鼎集团10万股,当时王秀荣注意到九鼎集团价格波动幅度较大,上至20多元下至一分钱,因此每天挂出1分钱的买单,等待不小心的卖家“愿者上钩”。卖方上钩后,王秀荣仅以1000元的成本,直接获利约140万元。

  

公募入场、私募入市从2016年就开始呼吁,甚至不少机构、媒体都发出了“2016年落地”的信号,但是如今2017年都过去一半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随着时间与市场的走势,慢慢遗忘。

  

据“新三板+”App AiLab显示,在2017年3月9日上午,宁波水表出现两笔1970元/股的协议成交,这与公司当时的股价20元左右/股相差甚远。有消息称,投资者打算以每股19.7元的价格买入宁波水表2000股,但不小心将交易价格敲入成为1970元,随后被交易对手迅速点击成交。依此计算,在上述交易中投资者投入394万元买入原本价格仅为3.94万元的股票,净亏高达390万元,而这也成了新三板成交价最高的一起“乌龙指”事件。

  

乌龙指事件淡化后,降门槛事件又再次爆发。

  

从市场人士指出的500万到300万再到100万,无数只箭矢将新三板市场不活跃归根于新三板入市门槛太高。于是,当今年7月1日发布《新三板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细则》市场再次炸锅,门槛没降反而暗有涨势,500万证券资产变为500万金融资产,首当其冲的就是新三板灰色链条——垫资开户,由原先只需垫资1-2日就可以开户,到现在必须是10个转让日,时间拉长,费用也从1-3万拉伸至5-6万,但放眼望去,准则的实施也必将为后续市场的建设打好基础。

  

降门槛时间过后,三类股东事件爆发了。截至8月3日,新三板企业共有19家成功转板,151家进行IPO排队,6家企业通过发审会,522家企业接受上市辅导。转板套利,是被所有机构、投资人所看好的,Pre-IPO才是主流。

  

2016年4月13日,一则消息朋友圈流传:“拟申报ipo的企业股东中有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的,按照证监会要求,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和信托计划持有拟上市公司股票必须在申报前清理。”至此,三类股东浮现水面。

  

2016年12月9日,股转系统监事长邓映翎在“新三板+”App独家直播的活动中提到:“新三板流动性不足是伪命题,三类股东问题很快会解决”。由此,新三板市场上关于“三类股东”的事件层出不穷。

  

2017年7月12日,证监会对于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的“三类股东”建议作出了回复。证监会表示,针对部分新三板挂牌公司存在“三类股东”的问题,证监会并未在IPO申请即受理阶段设置差别性政策,其进一步表示,目前证监会正积极研究“三类股东”作为拟上市企业股东的适格性问题。

  

时至今日,包含“三类股东”的企业首次正式披露招股发行书,将会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接受证监会监管部门的审核,至于结果,我们只能等待。

  

而对于大宗交易、竞价交易曾多次被爆料出已经实施完毕,等待十九大之后的落地,也有微信群曾爆出券商的交易界面修改,增加了盘后大宗交易与连续竞价交易。

  

提高挂牌条件的盈利需求,2000万营收成硬指标

  

2017年9月6日,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发布了关于修订《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票挂牌条件适用基本标准指引》的公告。公告显示,对于挂牌条件的六大点没有改动依旧是:

  

一、依法设立且存续满两年

  

二、业务明确,且具有持续经营能力

  

三、公司治理机制健全,合法规范经营

  

四、股权明晰,股票发行和转让行为合法合规

  

五、主办券商推荐并持续督导

  

六、全国股份转让系统公司要求的其他条件

  

此次修订,对于前五点条件进行了更加细化规定。特别是在第二点,最近两个完整会计年度的营业收入累计不低于1000万元;因研发周期较长导致营业收入少于1000万元,但最近一期末净资产不少于3000万元的除外。

  
股转系统表示,此次股票条件的修改并没有提高挂牌门槛,只是将公司更加的优化、规范,方面后续挂牌后管理。

  

持续差异化分层,优中选优

  

2017年8月25日,全国股转系统公司在证监会新闻发布大厅召开“新三板市场建设媒体通气会”,全国股转系统公司董事长谢庚就新三板立市以来的发展情况进行了详细说明。他表示,下一步改革的思路是进一步完善新三板市场内部分层。以完善分层标准为切入点,统筹推进发行、交易、投资者准入和监管等各方面的改革。

  

“新三板市场可以不可以搞竞价交易、公开发行,都没有限制死。市场的发展空间是有的,改革方向也是明确的。”谢庚强调。

  

这也是谢庚就任董事长一职后首次公开露面。

  

紧随其后,同年9月3日。由中国证券报和中国新三板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中国新三板发展战略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

  

全国股转系统副总经理张梅现场发言表示,五年的探索,新三板市场已经形成了以下五方面的制度特色:一是独立市场定位清晰明确;二、市场化的审查公开透明;三、投资者准入坚持“高标准”;四、市场服务探索差异化;五、市场监管重在“严格自律”。

  

再次联想到股转系统最近的高压监管政策,由此我们不难判断出,持续差异化分层将会是改革的下一步部署,新三板企业将迎来优中选优的局面。而在这种局面下,我们参考港交所的创新主板与创新初板,也不排除对于差异化分层管理进行差异化的降门槛,而对于门槛降到多少,何时降,只能坐等定论。

  

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

  

在市场如此寒冷的情况下,新三板迎来了最强的监管以及规范。而这,是不是意味着韬光养晦下的市场将会迎来新的一波高潮,现在市场上任何一个热点都会像星星之火一样,随时点燃新三板参与者的这片草原。其实,基础打牢,万丈高楼才能建设的更加坚实,11566家企业承载了整个中国最弱小也是最庞大的经济体系,不会放任不管,自生自灭。

  

当我时隔半年,再次转身与张老板交流时,又一次问到挂新三板后悔吗?这一次他坚定的回答道:不后悔!要多一点点信心,正如股转系统领导说的一样:“惟其艰难,才更显勇毅;惟其笃行,才弥足珍贵。”

  

当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我知道在新三板一万多家企业中,不知道有多少个像张老板这样的人,始终坚信着市场的建设,始终看好着“苗圃”与“土壤”的发展。我不禁抬头,回望这家企业的发展史,新三板这座“围城”,会不会是它们这样企业最后的“失乐园”。



新三板 中小微企业 失乐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