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img.dyly.com/image/20161103/image/20161103/0/20161103092609_365.png

戏精!新三板鹏盾电商2190万元的债务偿还游戏

挖贝网  | 2018-04-14 06:15

阅读:2487

主办券商知道鹏盾电商没有收到还款,鹏盾电商也知道自己没有收到还款,鹏盾电商也知道主办券商知道没有收到还款,主办券商也知道鹏盾电商知道主办券商知道。

主办券商知道鹏盾电商没有收到还款,鹏盾电商也知道自己没有收到还款,鹏盾电商也知道主办券商知道没有收到还款,主办券商也知道鹏盾电商知道主办券商知道。

  

新三板就上演这样一出戏。

  

戏精

  

4月11日,鹏盾电商的申万宏源证券发布了有关上海鹏盾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鹏盾电商:830990)资金占用和财务规范情况的核查进展。

  

2016年3月,鹏盾电商预付了2190万元给新疆九洲沥青制造有限公司,委托其进行加工合作经营。然而,这笔交易直到2017年仍未达成,由鹏盾电商预付的2190万元资金成了一笔应收债务。

  

后来,鹏盾电商、上海方亘贸易有限公司、九洲沥青签订三方《债权债务转让协议》。

  

上海方亘向鹏盾电商偿还的2190万元债务资金实际上是鹏盾电商通过上海中超船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超船舶)转给上海方亘的。

  

主办券商认定,由鹏盾电商、新疆九洲沥青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九洲)三方签订的《债权债务转让协议》其真实性存疑。

  

鹏盾电商的复杂多角关系

  

在这场由鹏盾电商自导自演的债务偿还之戏中,鹏盾电商、新疆九洲、中超船舶、上海方亘分别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四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

  

据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鹏盾电商于2014年8月13日正式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主要的商业模式有线上电商平台、线上咨询平台和线下油品事业三大部分。从主营业务上来看,实在无法推测出鹏盾电商会与主营沥青的新疆九洲会有怎样的业务往来。如果不是主营业务的往来,那么,会是什么原因造成他们之间产生资金往来呢?

  

此外,除了新疆九洲与其他三家公司的关系无从查证以外,上海方亘、鹏盾电商、中超船舶三家公司之间均有复杂的关系往来。根据鹏盾电商公布的2017半年度报告,上海方亘的实际控制人是鹏盾电商控股股东、共同控制人傅瀛配偶的父亲。


1

鹏盾电商与上海方亘的关系(挖贝网wabei.cn配图)

  

挖贝网了解到,张银兄同时担任上海方亘与中超船舶的监事,与此同时,张银兄还是中超船舶的投资人。那么,在这场债务偿还之戏中,张银兄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他是否就是洗白账目的主要力量?


2

上海方亘与中超船舶的关系(挖贝网wabei.cn配图)

  

2190万元债务资金去哪儿了?

  

由张银兄担任监事的中超船舶和上海方亘在帮助新疆九洲洗白了债务账目,那么直接的利益损失方鹏盾电商为什么要自导自演这场债务偿还之戏?这2190万元债务资金去哪儿了?

  

按照这个逻辑,鹏盾电商在这次事件中是利益损失方,2016年预付给新疆九洲的2190万元资金等于打了水漂。然而鹏盾电商不仅没有利用一切方式追回债务,反而动用自己的关系网络帮助不换债务的新疆九洲洗白,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通过申宏万源证券对鹏盾电商财务信息的严格检查,鹏盾电商对2016年的财务报表数据进行了调整。其中,应收账目由47,060,470.18调整为32,176,907.35。这个调整,与新疆九洲和鹏盾电商上述账务是否存在关系,不得而知。


3

鹏盾电商2016年财报(挖贝网wabei.cn配图)

  

通过以上分析,依然无法解开事件的所有疑点。虽然鹏盾电商自导自演这场债务偿还之戏的原因不可知,但可以坐实新疆九洲、上海方亘、鹏盾电商三方签署的《债务债权转让协议》并不真实。


新三板 鹏盾电商
分享到: